§霹靂刀鋒第30集§ 煙花客、百足毒仙,急急趕路,欲將黷污之矛帶回冥界天嶽。來到半途,三條人影由天而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煙花客:「嗯?來者何人?」 晏虛子:「地道‧晏虛子。」 廣寒子:「法道‧廣寒子。」 樂真子:「人道‧樂真子。」 煙花客:「嗯?」 晏虛子:「今日乃為黷污之矛而來,只要兄台將矛交出,千山萬水皆可行也。」 煙花客:「原來是為搶矛而來,百足毒仙,這正是你發揮的好時機啊!」 百足毒仙:「哈哈…這可不在協議範圍之內,你自求多福吧!」 百足毒仙說完縱身離開。 煙花客惱道:「好一個百足毒仙!」 就在煙花客處於劣勢之際,岱鉤、夜留影、剡斬縱身跳入戰圈。 煙花客:「嗯?此陣就交你們,我先回天嶽!」 「休走!」廣寒子發出劍氣,岱鉤發掌擋下。 天降天嶽奇兵,煙花客順勢而走。 晏虛子化光欲追,誰知夜留影快了一步。 同一時間,剡斬快刀急舞,樂真子青笛輕旋,兩人半空交戰。 岱鉤:「這次真刀實劍,我不再大意放水了!」 廣寒子:「哦?那就來吧!」 廣寒子與岱鉤兩人,不為雙方戰局所動,冷眼以對。 剡斬、樂真子之戰,雙方以快打快。剡斬快刀連連,或舞、或砍、或斬,有如狂風暴雨打梨花;樂真子青笛變幻,又點、又刺、又旋,恰似深竹映日千絲影!雙方戰的刀光笛影,激烈異常! 晏虛子與夜留影之戰,夜留影身影不定,有如鬼魅,突擊連連。反觀晏虛子卻是氣定神閒,雙手運轉乾坤,見招拆招,全神留意敵人破綻,伺機反擊。夜留影見對手沉穩,身影再變,半空暗器連發。晏虛子見對手身形已現,殺招亦出,剎那之間,暗器、掌風連環不息。 廣寒子:「喝!寒劍一引!」 岱鉤:「圓月似鉤!」 廣寒子、岱鉤同聲齊動,極招相對! 廣寒子:「點化兩儀!」 岱鉤:「離魂鉤魄!」 廣寒子:「兩儀四象!」 岱鉤:「千鉤拆身!呀!」 廣寒子、岱鉤交身一會,岱鉤見紅。 煙花客脫出三道子之圍,刃雙飛、冷香書客前來接應,就在即將進入冥界天嶽之際。蒼茫荒獅、旋空疾鷹等人殺出,再困冥界之軍。 荒獅、疾鷹、威臨子,來勢洶洶,煙花客眾人漸入頹勢了。 刃雙飛:「煙花客,護送寶物快入天嶽,此地由我們斷後!」 煙花客:「好!」 疾鷹:「哪裡走?」 煙花客轉身欲退,疾鷹急急而追,劍氣同時襲入將矛擊飛,疾鷹飛身欲奪。 煙花客:「不妙!」 一聲不妙,三道身影,洛子商急速而來,寶物即將得手之際… 藍羽輕飄,帶來強悍無比的氣勁。 眾人登時震退數步,疾鷹首當其衝,口吐丹紅。 荒獅:「疾鷹!」 黷污之矛落下,洛子商向前欲搶,藍色人影快了一步,刀劍衝擊,洛子商翻身而退。 洛子商見來者為天之翼,掩頭道:「又是你呀?真是孽緣…」 四無君:「在吾冥界地域爭鬥,天之翼、絕燁,今日不留活口!」語畢持矛而去。 四無君一聲令下,戰況即時逆轉。天之翼、絕燁加入戰圈,洛子商等人頓時陷入苦戰。 洛子商:「呦?一對二,很給我面子。」 苗飛飛:「看來沒我出場不行了。」 苗飛飛從樹叢中走出道:「以多擊寡,不成好漢!喂!駱駝兄,有翅的給你,而這個…就交給我吧!」 洛子商:「要不要賭大一點?」 苗飛飛:「輸的做三個月的奴才!」 洛子商:「哈哈哈…那洛子商就感謝你服侍了。」 苗飛飛:「贏了再說!黃毛的小雞,儘管來吧!」 洛子商:「這次要分出勝負了!」 冥界之外正是激烈之戰,百足毒仙趁亂欲入天嶽,煙花客及時攔阻了。 煙花客:「百足毒仙,未經允許擅闖天嶽,也不在約定之內。」 百足毒仙:「嗯。」 煙花客:「你臨陣脫逃,軍師有令,以禮回敬!」 百足毒仙:「哈哈哈…憑你?飛蛾投火啦!」 煙花客:「來吧!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日水 的頭像
日水

合修會~*新站

日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